中国的利润率在五年内下降了近一半,而劳动力成本不到美国的四分之�

作者:拉萨市机床加工厂   来源:拉萨有立式机床加工   时间:2020-06-27 12:47

近年来,中国制造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增加了多少?劳动力成本和社会保障支出是压倒企业的最重要的负担吗?中国制造企业如何应对劳动力成本上涨?6月20日,武汉大学质量增长战略研究所发布了《中国企业-劳动力匹配预期声明》(CEES),并就上述问题得出了一些结论。武汉大学质量学院院长、本次调查的主要负责人程宏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其制造业占世界总量的比例不到2%,目前达到25%左右。然而,如此庞大的经济体在2011年受到了影响,有33,354个初始变化。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从美国的不到3%上升到美国的20%。中国在30年内迅速完成了制造业的增长,但今天,仅劳动力成本的持续上升就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太多意想不到的问题。程宏说,在他访问期间,他发现许多企业家不想再工作了。许多企业家正在进行创新以抵消企业的衰落,而许多员工已经离开了企业。2016年,CEES走访了东部制造业大省广东和中部制造业大省湖北的1208家企业的11366名员工。2016年,广东省有573家企业接受调查,湖北省有585家企业接受调查。咨询的员工人数在广东为4989人,在湖北为4114人,总计9103人。在调查的地区中,广东占制造业产出的90%和制造业就业的86%,湖北占制造业产出的89%和制造业就业的90%。制造企业的利润率在五年内下降了46.8%。2016年的访谈结果显示,2015年受访企业的平均利润率为3.3%。然而,2011年,中国制造企业的平均利润为6.2%,与今天相比,企业利润率下降了46.8%。在这3.3%的利润率中,企业的分化也很严重。2015年,25%的企业利润率接近0,而19.8%的企业亏损。另一方面,四分之一的企业利润率超过7%,而一半的企业利润率没有达到2.5%。程宏认为,如果使用劳动力成本低的低端资产,利润会越来越低,而创新型企业的利润率会越来越高,因为需求正在下降,创新型企业可能已经迎来了自己的时代。近年来,我国对外贸易一直处于持续压力之下,而出口企业中的加工企业利润率最低,低于非出口企业和普通贸易企业。从企业类型来看,市场导向型企业具有较高的经济活力。据调查,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率为3.9%,远远高于国有企业的2.2%和外资企业的2.1%。从损失率来看,民营企业的损失率为18%,低于国有企业的26%和外资企业的21%。中国的薪资水平远低于美国,但明显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2015年员工薪酬体验有了很大提升。2015年,广东制造企业新员工实际工资增长14.5%。对于工作两年以上的员工,广东制造业员工的实际工资从2014年到2015年增长了8.3%,高于2013年到2014年的5.8%。程宏谋说,据统计,中国的工资增长趋势没有停止的迹象。然而,就实际工资而言,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仍远低于美国。根据调查,中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包括年终奖金)为每月4216元,相当于635美元(按2015年的名义汇率折算)。但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是每月3099美元,是中国的4.88倍。然而,与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中国的工资水平高于巴西、马来西亚、泰国、墨西哥、越南和印度。越南2015年的实际工资水平是每月206美元。社会保障和工资支出在企业总成本中的比重不高。我希望尽管工资继续增长,但他们在总数中所占的比例 从主观角度来看,公司治理仍然最关注劳动力成本和市场需求。根据CEES的调查,企业管理者认为劳动力成本是失败企业成长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失败水平达到60%,市场需求问题仅次于劳动力成本,达到56%。其他细分成分与劳动力技术有关,其次是技术人员、创新能力、劳动力技术和管理人员。然后是税收、融资成本、融资渠道等组成部分。政策完整性是最不受关注的,为23%。当然,CEES发现,劳动力的工资在不断上升,但企业工资支出在总成本中的比例相对较低,而且只有小幅上升。2013年和2014年,工资占总成本的17%,2015年上升了一个百分点,达到18%。CEES的支持者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牙科学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劳动与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暗示,当然,劳动成本在企业支出中的比例相对较低,但中国的传统是由劳动密集型企业主导的,这些企业对劳动成本的上升非常敏感,企业家抱怨更多。另一方面,劳动力成本的变化在企业中产生了反响。一些投资敌方工艺和创新的企业取得了相对较好的增长。中国的制造业也需要优胜劣汰的过程。社会保障缴费占企业总成本的比例较低,仅占3%。CEES发现,尽管政府要求企业和雇员支付其工资总额的40%左右,但企业实际支付的社会保障率与政府设定的比率之间存在复杂的差距。主要原因是:一些城市设定了相对较低的有效缴费率,企业使用低于实际工资的参考工资作为缴费基数,员工的社会保障覆盖不全,以及其他形式的逃避。调查还发现,27%的员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而20%的员工签订了劳动合同。76%的员工享受社会保障,广东的覆盖率为80%,高于湖北的72%。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社会保障覆盖率分别为98%和92%,明显高于民营企业的69%。工资上涨导致员工辞职。如何应对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由程宏揭示的。雇员工资不断增长的直接后果是雇员的流动率更高。2015年,制造企业员工离职率达到26%,大部分员工自愿离职。从2014年到2015年,CEES对制造业企业的采访显示,广东省的就业率下降更为明显,达到6.3%,相比之下,前一年下降了2.2%。从2014年到2015年,湖北省下降了3.3%。从2014年到2015年,52%的广东企业和45%的湖北企业出现了就业下降。CEES发现,雇员数量的下降集中在非熟练劳动力中,一线工人数量的下降幅度最大,而贸易设计职位是增加求职者就业的唯一职位。CEES认为,职业介绍所表明,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不断加大深度技术的强度。企业还通过增加对工艺品、教育等的投资来对冲成本上涨。应对劳工问题,特别强调自动化和机器人投资。CEES发现,8%的企业使用机器人,10%在广东,6%在湖北。40%的企业使用自动化设备;自动化设备占设备总价值的17%。从企业类型来看,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使用机器人的比例均为14%,远远高于民营企业的6%,普通贸易和加工贸易企业使用机器人的比例分别为15%和11%,远远高于非出口企业的5%。工业委员会发现,机械设备制造、电子设备制造、金属制造和其他行业使用机器人的比例最高,而纺织和皮革制造行业使用机器人的比例最低。考察结果显示,在成本压力下,许多企业纷纷退出市场,而其他企业则通过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