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企业再次暴露漏洞行业呼吁完善处置机制

作者:拉萨机床厂   来源:拉萨市机床加工厂   时间:2020-07-04 12:47

进入2017年,债券市场违约警告尚未解除。短短一个多月,东北特钢、大连机床等企业相继披露债券违约。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到期的现有信用债券总额约为4万亿元。尽管长达一年的“产能”使过剩行业具备了一定的生产能力,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债券违约现象可能会继续发生。业内人士认为,在债券违约逐渐成为常态的同时,债务违约惩罚的配套制度也应该加快和完善。日前,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机床”)发布通知称,由于公司发行的“15机床CP004”在2016年12月29日发生重大违约,且在宽限日未被处置,引发了“16机床SCP002”和“16机床SCP003”两笔金额总计10亿元的短期债券违约分录,要求公司在2017年2月10日之前的宽限日之前追加或赎回。据公开信息,大连机床共有8笔未偿债券,累计金额为38亿元。然而,根据该公司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大连机床仅有25.1亿元现金,而大连机床的总负债为180.87亿元,短期负债为60亿元,总资产为234.6亿元,包括应付账款在内的所有者权益总额为53.8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大连机床的债务偿还危机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可能会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例如,大连机床平时多次违约,东北不凡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特殊钢”)。9笔债券出现违约后,东北特钢于1月16日通知,由于公司已于2016年10月10日进入重组过程,重组工作仍在进行中,1月15日到期的“13东方特钢MTN1”无法按期足额支付利息,构成重大违约。迄今为止,东北特钢已拖欠累计本金71.7亿元的债券。这只短期内很难飞走的黑天鹅,自2014年以来已经打破了债券市场刚性支付的“金钟罩”。在多次债券违约的浪潮中,市场似乎已经逐渐增强了其承受力。但是债券市场的黑天鹅从未飞走,而且越来越多。据风能信息统计,2016年国内债券市场有79只债券出现违约,违约规模为398.94亿元,是去年的两倍多。具体来说,2016年债券市场的违约在年初、年末和年末表现出一种“聚集”现象。3月和4月,广西有色金属、东北特钢和钢铁材料发生违约事件。11月至12月,违约事件再次发生,中国城建和内蒙古袁波控股再次发出违约警报。去年底,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指出,债券违约进入多重周期,并呈现出放松趋势。大约80%的保险资金被分配到信贷资产,从而增加了信贷风险。今年年初,大连机床、东北特钢等公司纷纷出手,表明今年信贷违约仍是一个需要认真关注的风险。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济学教授张锐认为,尽管长达一年的“产能”使剩余产业具备了一定的生产能力,但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善。产能过剩行业的分化将越来越激烈,部门中的劣势企业将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它们的信用状况将相应地继续恶化,从而导致债券市场的违约现象或将继续无休止地发生。除了宏观经济下行带来的违约率上升外,资金的主要来源也增加了企业偿还债务甚至发行债券的难度。有论者认为,虽然企业信用根的底部较上月略有改善,但仍远未达到资本链正常循环可通过内部完成的水平 此前,许多业内人士指出,从长远来看,打破债券市场的刚性支付将有利于中国信用债券市场的发展和金融市场的创新。监管机构也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将重点向前转移,以把握债券的信用风险。1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先后发行《公司债券存续期信用风险治理指引(收罗定见稿)》,落实发行人和托管人管理债券信用风险的主要职责,并以风险导向的方式对债券冲击进行分类管理。发行人需要在债券存续期间加强信用风险管理。然而,当事前防范和事中应对环节中的设施仍然无法保护债券持有人的利益时,债券违约后的处理就成为一种迫切的完善需求。中信投资证券宏观与债券研究团队总监黄指出,与国内外后处理措施的异同相比,在这一环节,国内外都有独立的谈判,如固定债券重组计划、破产重组等司法程序、破产清算和破产和解等。需要奇怪地指出的是,外国有“过错责任”方法来处理债券违约。“过错责任”是指如果所有其他措施都不能满足债券持有人的利益,债券持有人可以发现债券发行、上市、出售等环节所涉及的各方的过错,并通过设立过错赔偿来减少损失。黄指出,中国可根据本国国情完善“过错责任追究”制度,并敦促发行人及其关联方、保荐机构、承销机构和中介机构等市场各方提高责任意识,为保护债券持有人的利益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张锐进一步表示,从司法角度看,中国需要建立一个对发行人行为具有约束力的完整的司法框架,包括信息披露制度、债券持有人会议制度、受托人制度、债权人司法分配制度和奇怪的蛋形项目。这些制度中最重要的是加强债券发行人的信息和风险披露,对发行人的欺诈行为进行严厉处罚。另一方面,要建立一系列清晰的违约处理机制,包括债务展期和偿付、债务重组、债转股和破产清算,以协调债权人和股东之间的利益冲突,减少对实体经济的破坏性影响,鼓励市场信用机制的充分实现。